香港人是如何度过中秋节的

时间:2018-08-04 中秋节 我要投稿

  中秋节每年只有一次,而且只有一天,无论你在这一天过得多么的欢乐,在一年365天里都是显得微不足道的。但是你还有多少时间可以欢乐,所以朋友们,今朝有酒今朝醉吧,莫使金樽空对月啊……

  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像个谜团一样,严重困扰着我脆弱的心灵。但是我要从中找到欢乐,找到香港人的欢乐,而不是去试图找出谜底——中文老师正盯着我呢。

  众所周知,世界上只有一颗月亮。关于这一点,我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懂了,那时候我牙齿还没长齐,但我已经经常像一名传教士般动情地向我的同龄伙伴讲述这个知识。那时我是这样说的:我的朋友们,你们的爸妈是骗你们的,他们不会上天摘月亮给你们玩,因为天上只有一颗月亮,如果摘给你们的话,就没有月亮了,没有月亮夜晚就一片黑暗,就会有老虎跳出来把你们吃掉。于是,他们的眼睛里总是充满了疑惑和恐惧。我就得意地笑了。

  然而,今天疑惑的是我。我不知道,在这个水泥森林里抬起头,能否望到月亮。也许我望到的是高楼上挂着的内衣裤——如果我视力好也许还能看到内裤上的图案,或者是一个勇敢的香港人以9.8米每秒的加速度从数十层的楼上坠落下来,还没来得及看清他的五官就已经摔得稀巴烂。而月亮就像梦中情人一样高高在上,我只有在梦中才可以见到,然后日复一日,我就慢慢失去了儿时的理智,我以为这唯一的月亮也被天狗吃掉了。很悲哀的,这就是月亮和我在香港的情况,而在大陆的情况就迥然不同了:月亮会像我的女朋友某某一样追着我跑——无论我怎么跑,我都在它的视线里,而我一抬头就可以立即给它抛去一个媚眼。虽然说天上只有一颗月亮,但是为什么乡下的月亮就是特别地亲切。

  中秋节没什么不同,我仍在石屎森林里寻找我的月亮情人。而就在这个时候,有一群香港人在皎洁浪漫的月色之下,正在玩一个“浪漫”的游戏,这个游戏叫做“褒蜡”。然后这群香港人会觉得很快乐。我想我能理解在资本主义社会里,精神空虚的人们需要一些游戏来消磨时间。而如果在社会主义社会里有人褒蜡的话,那一定是由于饥饿且无粮下锅了。所谓“味如嚼蜡”就是那些吃过蜡的穷人朋友的一种难得的生活经验。所以说,香港人啊,真浪费,你们煲一晚的蜡人家朝鲜人民可以吃上一年了。突然,“砰”的一声,爆炸了,我的月亮情人又不知被吓跑到哪里去了。

  除了吃月饼、看电视、褒蜡、跳舞和makelove之外,我不知道香港人还有什么方式来欢度中秋节。具体来说,月饼有不同的月饼,也有不同的吃法:可以生吃,可以冰冻之后再吃,还可以煮熟了吃。看电视也可以横着看或者竖着看。makelove就更不用说了,我所知道的就有三十几式,够两个人从月亮升起折腾到太阳升起的了,如果实在够闷的,还可以吹“气球”呀——而且气球也有很多的吹法。

  中秋节每年只有一次,而且只有一天,无论你在这一天过得多么的欢乐,在一年365天里都是显得微不足道的。但是你还有多少时间可以欢乐,所以朋友们,今朝有酒今朝醉吧,莫使金樽空对月啊。

香港人是如何度过中秋节的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