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张硬座火车票的牵挂情感散文

时间:2018-07-20 火车票 我要投稿

  20xx年国庆节前,根据单位安排,我到山东青岛参加了一期上级部门组织的业务知识培训班。但由于这次培训班,时间安排上临近国庆长假的缘故,买火车票就成了最大的难题。于是,我就亲身体验了一下“火车票一票难求的真实状况”,这张火车票也就成了大家的牵挂。

  以前,新闻媒体上曾报道过,身边的朋友也说过,一到节假日火车票如何如何难买?如何如何紧缺?等等,类似的话,但毕竟自己不是经常出远门,也没有亲身经历过,所以感受就不那么深刻了。大家都知道,真是因为存在“一票难求”的局面,我们国家还出现了专门倒卖火车票的“黄牛党”如果从正规渠道购不上火车票,那只能是受“黄牛党”的任意摆布和宰割,从他们手中买高价火车票,有时候一张火车票的票值要翻几倍,老百姓深受其害。

  针对这种情况,各地公安部门每年都开展多起专项整治行动,对这些“黄牛党”进行严厉打击,但始终无法彻底消灭“黄牛党”;铁路部门也不断想办法,还实行了火车票“实名制”,但还是无法彻底堵住火车票流向“黄牛党”手里。还真应了那句话:“有需求就会有市场,有市场就会有人铤而走险,就会有人以身试法。”

  9月16日下午,我有点意外地接到了单位通知,去参加上级部门在山东青岛举行的业务知识培训班。9月17日上午11时左右,我到平安驿火车站去买票,只买了往青岛去的火车票,却忘记了买返程时的火车票。9月18日,根据同事提醒,我又去买返程时的火车票,可此时,售票员告诉我说:“没有票了,连站票都售完了,并告诉我到网上去看看,也许能买到票。”于是,我赶紧回单位,利用午休时间,经过一番折腾和探索,从未在网上购过火车票的我,终于在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开通的12306网站上,预订了一张从青海西宁到山东青岛的硬座火车票。

  我把购买到一张硬座火车票的事情,首先向单位领导说了,单位领导很关心地说:“这么远的路程,大概要走30多个小时,坐硬座肯定受不了,想办法上了火车后去补票,能找上卧铺的。”我当时非常感激领导的关心,心里也想着,就照领导说得去办,一上火车就去补票,争取弄到一张硬卧票。

  单位的同事们知道了,也纷纷给我出主意,甚至有人还建议我说:“把硬座票退了,从”黄牛党“手里买一张硬卧票,只要加两百圆人民币就可以。”当时我真的也有点心动,想一想自己要坐30多个小时,心里毕竟有一点发怵。但最后还是没有去这样做,因为我坚信,我这个年龄阶段,坐30多个小时的火车还是会没有问题的,何况又不是站票。

  媳妇和孩子知道了,也都说:“还是花些钱从‘黄牛党’的手里购一张硬卧火车票,别让自己身体吃不消,到时身体上别出什么意外。”我知道,他们是真的关心我,但我还是不以为然,心想,你们也把我看得太娇贵了些吧,毕竟我还是从农村出来的,年轻时候,什么样的重活没干过,不就是坐30多个小时的火车嘛,至于这样吗?

  岳父岳母知道了,也专门打电话来说:“3000多公里的路,30多个小时的行程,坐硬座是要吃很多苦的,身体上肯定吃不消,建议还是花些钱从‘票贩子’的手里买一张硬卧票。”我很感激两位老人的关心,但我这回是“王八吃秤砣——铁了心了”坐硬座回来的信心就更加坚定了,同时我也想亲身体验一下,坐硬座到底有多辛苦。

  于是,我就这样踏上了去青岛的路程。去的时候,真的没有啥感觉,因为是晚上11点的火车,一上火车,就到头便睡了。醒来时,已过了半个行程,后来的半个行程,我是在欣赏沿途的风景中度过的,所以一点也没体会到路途的劳累和寂寞。

  在青岛培训期间,我和一起参加学习的几个兄弟县的同行们,谈论最多的也是关于火车票的事情。但让人很欣慰的是,不仅仅是我一个人买了硬座,我也有同伴,还有几个人连硬座也没买上,这着实让我内心得到了极大的安慰。

  为期五天的培训结束时,循化县的同行小马还未买上火车票。那天回来的时候,我俩在青岛火车站上足足等了2个多小时,小马也在不停地打电话联系她在西宁的亲戚,询问是否从“票贩子”的手里买到了火车票,同时我也在从青岛火车站上揽客的当地民众手里,打问是否从“黄牛党”的手里买到当天的火车票,结果都告知,时间太紧张,无法买到火车票。直到我进站时,同行小马的希望才破灭,不得不改变行程,订购了第二天的飞机票。

  当我独自一人背着简单的行李,踏上从青岛开往西宁的火车时,一切都跟我想象的太不一样了,反差的确太大了,长长的十几节车厢里,座位上和过道里,甚至是车厢连接处,都塞满了人,那有补票可言,于是,我的心底里的最后的一点不安静也就随之消失了,我开始了自己的硬座之旅。

  一路上,看着自己身边的座位上不断地变换的面孔,听着带着熟悉和不熟悉口音的人跟自己打招呼,虽然是几句简单的闲聊,但都足以打发行程遥远所带来的寂寞、孤独和劳累,我的心里还是充满了不少温情。

  实在是坐不住了,就把座位让给过道上站着的乘客,自己便到过道上伸伸手,抖抖腿,转转腰,甩甩头,揉揉有点发麻的膝盖,拍拍自己有点发酸的肩膀,人顿时又精神了许多,接着又开始回到座位上,继续向目的地前进……终于听到列车广播里传来了到达目的地的消息,浑身的酸痛一下子又消失了。

  回家后,媳妇和孩子问我坐硬座的感受如何,我说:“就那样,没什么了不起的,别把我看扁了,这点苦我还吃得了。”

  一次有点意外的远程培训,且又是一次必然的结局,让我内心变得更加强大起来,于是我更加确信这句话:“不经风雨,怎能见彩虹?”

一张硬座火车票的牵挂情感散文相关推荐